致伸手党:哪有什么无用社交,还不是你想白嫖

致伸手党:哪有什么无用社交,还不是你想白嫖

时间:2020-03-26 12:12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相信你多少看过如下标题

无用社交的想法源于以功利之心态打量芸芸众生,换个说法其实就是功利社交。 这种心态谈不上是错误,整日奔波苦的大家聚一桌子吃饭总难免图点啥,毕竟这年月的大多数人不缺吃喝。 鸡汤常说,想让别人对自己有用,先让自己对别人有价值,大多时候其实是我们自己没用对别人产生价值。

可绝对的(自己)无用的社交是不存在的,老话说的好,就是一张手纸也有它的用途。 问题就在于,有的人不愿意去做手纸,却老馋着人家的钞票。 我们称这样的人为社交伸手党,《金瓶梅》里的白赉[lài]光(白赖光)就是这号人物。 西门庆虽是个恶霸,但却是个对待狐朋狗友甚为仗义的土豪。

应伯爵、谢希大、孙天化、祝麻子、常峙节、吴典恩等所谓的一帮结拜兄弟,有几个不吃西门庆的花西门庆的? 西门庆极少拒绝朋友的要求,偏偏这个白赉光,有一次空口白牙地来问西门庆要聚会的钱,结果被当面拒绝了个毫无颜面,自此便淡出了西门庆的朋友圈。 应伯爵做担保人向西门庆借钱也被西门庆翻脸不认账地拒绝过,但应伯爵很快意识到了不对劲,立刻组局邀请西门庆郊外游玩一日。就在那天,应伯爵差点被韩金钏儿溅了一脸的尿,这是西门庆最为欢乐的一天。

或许有人说,不是所有人都能像应伯爵这般会搞笑又机灵地供财主娱乐呀。 常峙节、吴典恩或许就是这样的人。虽然是结拜兄弟,但他们却都颇有自知之明,他们想问西门庆借钱,但又怕借不到,因此都请应伯爵在中间活络引导。

应伯爵也是不负众望,对西门庆晓之以情动之以理:结拜兄弟们过的好也是你这位做大哥的盛情,说出去面子也好看! 这就是常峙节、吴典恩这种“一无是处” 的人对西门庆的价值,再通过应伯爵这种社交高手大打感情牌的包装,于是西门庆便对那俩人也产生了社交价值。 白赉光是怎么问西门庆要钱的呢:哥,没钱聚会了,给些吧。

你是西门庆,你会给吗? 白赉光或许可以这么去要钱:“哥,咱兄弟十个好久没聚了,大家都很怀念曾经手足之情般温暖的感觉,现在社会上都传言咱十个结拜兄弟是不是不和谐散了呢。小弟我想请众兄弟们聚一聚,不知可否借点钱?” 作为十兄弟之首的西门庆是不会不要这个面子的,再说西门庆坑了花子虚之后本身就很心虚,这时候的白赉光自告奋勇地担起这个维护团结名誉的责任,西门庆有不支持的可能吗? 白赉光这种人是不懂得包装自己,不知道自己有用,而有的人则是一毛不拔连句好话都不愿用心组织的伸手党。 如果说身份地位悬殊,刘姥姥和贾老太太身份地位差距够大了吧。